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女情长 >> 内容

最美的风景永远在心里

作者:白云儿悠悠    来源:红袖添香    添加时间:2022-11-15 23:29:28    点击:96次

  核心提示:最美的风景永远在心里周末一到,我的双脚就管不住了,大自然的诱惑对我来说实在无法抗拒,于是我假装着很无奈的样子抱怨道:天这么冷,妈妈却非要我回乡下家里去吃她做的红薯稀饭,真没办法,母命难违啊,我只能回家去了。走到街上的时候,我主意已定,今天去白鹭乡吧。据说,冬天的时候,那里根本看不到白鹭了,因为它们都...
最美的风景永远在心里
周末一到,我的双脚就管不住了,大自然的诱惑对我来说实在无法抗拒,于是我假装着很无奈的样子抱怨道:天这么冷,妈妈却非要我回乡下家里去吃她做的红薯稀饭,真没办法,母命难违啊,我只能回家去了。
走到街上的时候,我主意已定,今天去白鹭乡吧。据说,冬天的时候,那里根本看不到白鹭了,因为它们都去了更温暖的南方觅食。白鹭乡,顾名思义呢,就是白鹭的故乡了,既然看不到白鹭,我又去干什么呢?哈哈,我自有我的古怪。我这人呢,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小,老小,老还小的缘故,也或许孤独惯了的缘故,我就喜欢反季节思维。我对自己说,大自然一年四季都有着不同姿态的美,它永远是韵味无穷的。今天,我只想去体味白鹭乡没有白鹭时的那份凄凉,体味凄凉中的那种愉悦。甭说,我的这种思维往往会带给我意想不到的喜悦,不信你瞧瞧。
车到白鹭沟,我就一个人沿着沟内那条唯一的石板路望沟的深处走去。其间偶尔能够碰到一两个或背或挑的农人从沟里面向外走,看他们的样子就能够知道他们是准备进城卖掉自家地里种出来的红薯呀或者大白菜什么的,换点现钱贴补家用的。我与他们擦肩而过时,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足而快乐的笑容,每个人都几乎同出一辙地跟我招呼同一句话:“进沟看白鹭呀,你现在可什么都看不见了呢”。我也同样笑着回答他们:“没事的,我只是来走走。”
说实在话,我对摄影一窍不通,我也没打算去学习有关摄影的知识与技巧,更不打算成为一个专业的摄影师,但是我太喜欢大自然了,它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一禽一兽就像是我肌体里无法分割的器官跟细胞,我离不开他们,他们就是我生命的活力之源,所以,我希望能用我余生的闲暇多多地去亲近它们,描画它们,记录它们,因此出门郊游或是旅行,我已经习惯了随身带上相机。对我来说,相机犹如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形影不离,结伴同行,那种感觉惬意而又舒适。虽然我的摄影作品往往只是一大堆毫无主题与内涵的随意涂鸦。但是,每次出外归来,看见那些并不高明但却是自己喜爱的照片,我的心情就格外愉快,天大的烦恼也不复存在了。
越往里走,沟里的气温好像越低,我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穿着防寒服出门,但是沟里时不时会有一股股凉风袭来,身上开始感觉到了丝丝的寒意,我的面颊和双手也似乎感觉着风有些渗骨,心里不免有些畏惧起来,毕竟第一次来这里,沟有多长,打不打算走完它,自己还没有认真想过,出门的时候也只是说出来走走。
好在此时沟里只有薄薄的一层雾气,随着近中午时分,雾气也就完全消散了,太阳并没有出来,但天空还算透明。我曾经听说沟里面有一条多巨石的小溪,此时还没有见着,自然是不会打回头路的。记不清曾经在哪儿读到过这样一句话:有水的地方必然有风景。我深信不疑。于是我就对自己说:去看看小溪吧。
一路走,一路寻找令自己爽眼的景致。可惜今天相机的电池余电不多了,不敢随便“咔嚓”,老老实实地望山沟深处里走,偶尔地停下来仔细地听听树枝田间各种鸟儿欢快的鸣叫。我发现白鹭乡的鸟儿至少数量上比其他地方多很多很多,什么翠鸟、麻雀、灰鸽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的鸟儿,叽叽喳喳、咕咕呱呱,从我前面很近的树林子里突然呼啦啦成群结队地飞出来,像是受了我脚步的惊扰,但更像是列队欢迎我的到来,因为它们根本不飞远,只在我的头顶上往复地盘旋,轻盈地滑翔,像是特意为我表演他们的飞行特技,我不由得心生感动,身体慢慢地热乎起来。
因为早知道今天看不到什么白鹭齐飞、游人如织的壮观景象,我的心里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我的目的也只是想去看看小溪,看看白鹭曾经栖息生活过的溪流两岸。伴着鸟儿们热情的歌唱前行,哪儿还有什么凄凉可品,景色即是心情,我自然是越走越感觉心旷神怡了。
不觉间就听到了“哗哗”的水流声音,猜想一定是小溪快到了。
果然,眼前出现了一株枝叶繁茂像伞盖一样的黄角树和几间农舍,接着就跳出来一只山狗对着我“旺旺”地叫了几声,于是屋子的主人也就跟着出来了。是一对老年夫妻以及两个小孙女,大概最近游客太少的缘故,孩子的眼睛马上兴奋起来。她们见我拿着相机,开始用热切的目光告诉我她们希望成为我相机里最可爱的小天使,于是围着我转来转去,用小手试着来亲近这神秘的万花筒,一点也不跟我生疏,让人心生欢喜,我自然乐愿满足她们,两个老人也是非常高兴,一个劲地说:她俩凡是见了背相机的游客就喜欢这样,一点也不知道怕生。我说:我很喜欢,真的喜欢。
两位老人主动陪我到了溪边,迎面出现了一座水泥桥,桥下的流水不急不缓,但不够清澈,带着浅黄。老人对我说:上游前两天下过大雨,所以溪水还有些浑浊,但很快就会清澈起来的;并说现在的季节,白天是肯定看不到白鹭的,运气好的话,到了晚间六、七点以后也许还能见到几只在附近觅食回来的白鹭。我说:看不到白鹭没关系,我到溪边来走走,看看白鹭的家园也不错。老人很有些为我感到遗憾,诚恳地邀请我明年初夏的时候来,说是到那时候是白鹭繁殖最旺盛的季节,有成千上万只之多,白茫茫地布满小溪两岸,游人也不敢进入(因为鸟粪太多,气味难闻),只可以远观,像雪山一样绮丽壮美呢。我能想象得出。
此时,我倒更觉得自己英明了,正因为如此,我不是可以悠闲地沿着小溪漫步吗,我可以深入腹地,大胆地拜访白鹭的家园了。信步走过桥去,看见对岸沿溪有一条平整的石板路向溪流的上游蜿蜒,突然想起一句歌词来:“我愿逆流而上,找寻他的踪迹。”呵呵,此景正应梦境,何不逍遥一游呢。
小溪不算宽阔,水面也不深,最宽处不过20米,最深处也不过2米,但溪中有不少的大石横亘,溪水流速慢缓,默无声息,只遇到大石的阻扰时,才发出或激越或温柔的声响。我沿溪信步上行,路旁衰草遍伏,枯枝纵横,真感觉有些荒凉起来。然后突然就不见了路,取而代之的一大片一大片倒伏的树干和灌木。于是我回头想看看出发的那座桥,但已转过了好几道弯口,根本看不见了;沿溪两岸不见一个人影,鸟儿也不见欢唱了,偶尔的几声鸣叫却叫人越发觉着凄凉。
我有些犹豫,打算原路返回了。恍惚之间我似乎看见上游的远处有朦胧的一座桥,隐约地感觉桥的上面还有生命在活动。于是下定决心绕道前行,穿过一片幽深的竹林与灌木林,那条石板路终于又现出来了,我的脚步顿时轻快起来。前面果然出现了一座桥的身影,然后就听见了野鸭的叫声,再然后似乎又传来几声断续的“咩咩”声,难道前面有羊?我更加轻快地向前,看见溪中的野鸭了,然后“咩咩”的声音越来越频繁,此起彼落了。在然后就是“呵呵”欢笑的流水声了。哈哈,我猜想前面至少应该有一队羊群。嘿,我终于看见了羊群,大的羊,小的羊,极小的羊,一只,几只,十几只,漫山遍野都是,有的在溪边喝水,有的在低头吃草,有的趴在低矮的小树干上惬意地咀嚼着树叶,有的在悠闲地散步,有的在追逐嬉闹,我有些迷惑了,这是哪里来的山羊呢,难道是自生自长?很快,我看见桥的对岸有一个人影在晃动,我终于明白,他应该就是牧羊人。
此情此景,似乎只在电影与梦境里见过,如诗如画,如痴如醉,让人赏心悦目。快门按下,直到电池没电。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风景,从未体味过如此的婉转柔情。这里就像人间的仙境,来此一游,何其幸福。
回程的路上,愉悦之情难以言表。我对树林挥吻,我请鸟儿伴舞,我独歌独唱,尽情演绎着童年的歌谣,这时候的我,已然回到了儿时的心境。
前面的田埂边,有几个小孩围蹲在一起,他们一定在做什么游戏,我且看看他们是否愿意邀请我加入。今天的我就是儿童,就是“小开心”。
蹑手蹑脚地走近,哇,我的天,生日蛋糕?!田埂上吃生日蛋糕?!我简直要为这伟大的创意高呼万岁了。再看看几个孩子的脸和手,全是泥,每个孩子不会超过七、八岁,每个人的脸上都冻得红扑扑的,还挂着鼻涕,样子特逗,特可爱。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生日蛋糕是用泥巴做的,可咋一看绝对跟真的一样。
仔细再看,越发的喜欢。蛋糕分三层,由下到上尺寸渐次的小,每一层都是用软泥拍打出来的,然后扯来了一大堆田埂上随处可见的野菊花,金黄金黄的那种,一朵一朵小心地撕下那些细碎的花瓣,然后均匀地洒在“蛋糕”上,完全盖住了水平面上泥土的颜色。绒绒的厚厚的一层花瓣,然后用完整的一朵朵小菊花摆放在蛋糕最上面的一层,一圈一圈的围拢,像向日葵的大花盘,美丽极了。看上去堪与城市里任何一家高档蛋糕店的生日蛋糕媲美,我相信是真正巧克力味的。我不由得惊叹:“天才的小艺术家啊!”
几个孩子羞涩地笑了。我问他们:“谁过生日呀?”大家都说:“圆圆,五岁生日呢。”我说:“让阿姨为你唱一首生日快乐歌好吗?”圆圆使劲地点点头,开心得说不出话来。于是我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啊呀,每个人的脸蛋都笑成了一朵向日葵了。
其实,最美的风景永远在我们纯真的心里!


  • 上一篇:美丽的女人
  • 下一篇:牵挂,永恒的真情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红旗文学网(www.hongqimeifa.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 冀ICP备2023006103号-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