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誓山盟 >> 内容

我的公公婆婆

作者:yidilengyv    来源:红袖添香    添加时间:2022-09-29 00:51:26    点击:230次

  核心提示:我是在骑自行车结婚的年代出嫁的,却没骑上自行车,坐在了大解放的车楼里,送亲的都站在大车厢里。到了婆家,婆家人把我迎下车,我是踏着录音机播放的大秧歌调儿走进婆家门的。在当时,这排场算是很新潮很时尚的啦,婆家人逢人就说见人就讲显摆了好一阵子呢。婆婆始终都是微笑着的,公公也是和蔼可亲的,蓄积在我心里的人们...
我是在骑自行车结婚的年代出嫁的,却没骑上自行车,坐在了大解放的车楼里,送亲的都站在大车厢里。到了婆家,婆家人把我迎下车,我是踏着录音机播放的大秧歌调儿走进婆家门的。在当时,这排场算是很新潮很时尚的啦,婆家人逢人就说见人就讲显摆了好一阵子呢。婆婆始终都是微笑着的,公公也是和蔼可亲的,蓄积在我心里的人们传说的“刁蛮的婆婆霸道的公公”的印像淡了好多。

婆婆是旧时代过来的人,她的祖先是满清公主家的包衣属镶蓝旗。满清的遗老遗少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遛鸟专家,婆婆的家却不似那些没了俸禄只有饿死的遗老遗少们。婆婆的家是做买卖的,婆婆在家时是大小姐,高贵着呢。我们都知道旗人家是很金贵女儿的,婆婆也一样很金贵很金贵的。公公是婆婆家的长工,原配过世遗下一女,婆婆当时是以大小姐的身份嫁给公公做添房的,可想而知公公是多么优秀了。我想当年他们的婚姻一定是绝配,是男才女貌的天作地和。我嫁过来时,公婆都年近六旬了,婆婆还是一身的贵气,言谈举止依旧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公公一米八以上魁梧的身材,浓眉大眼称得上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器宇轩昂一定不减当年,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帅呆了酷毙了。我作为儿媳是以女儿的心理欣赏二老的。

婆家是普通人家,过的是普通人家的日子。婆婆经常给我讲公公的故事,“你爸那老东西常年出差在外很少回家,一回来可忙了,给我做饭帮我捻麻绳,还会纳鞋底儿呢,呆上几天一走哇还真把我给闪一下子呢,好多天空落落的连孩子们我都懒得理。”很满足地说着双手很麻利地卷上一只旱烟,咂咂地吸两口接着话茬说,“这死老头子哪样都好就是不顾家,别人当采购员家里都发了,咱家却快穷掉底儿了;常年看不到他挣来的钱,就靠我这点工资养七八个孩子。”咂咂,很香地吸两口,“有一回差点把我气死,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屋里只有桌子那么大的地方没漏雨,他就放上桌子自己一人捏着酒盅喝小酒。我那个气呀!我一气之下把他赶了出去,等他走远我指着他的后背跺着脚狠狠地骂了一顿……”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说,“您怎么不当面骂呢……”于是我俩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
婆婆很喜欢我,我的自信是来自于婆婆的。她老人家总夸我头脑好使,什么技术一教就会;老说我长得水灵生孩子也一定漂亮。婆婆是中旗有名的裁缝,技术水平相当高了,经常教我一些裁剪的艺术,我当时是很争气的,她一告诉我,我立马就会,哄得她喜滋滋的,可是她却不知道,我当时对那些并不感兴趣,只是应付她而已,过后就都忘光了。现在想来很是后悔,我忽视的难道不是珍贵的财富吗?更让我想起就落泪的是我曾经无意中伤过她的心。我生的是女儿,她很想再有个孙子,就商量我,说我生孩子既好看又聪明再生一个吧,我当时只是半玩笑半不经意地说,“让你儿子找别人生去呗!”过后我听说她为此话伤心地哭了。这事是她老人家离世以后我才知道的,每当想起我都会泪眼盈盈地想她,真心地想。

婆婆的持家过日子是无人能比的,据说退休之前每天都是午夜过后才能上床休息。在那个年代一家十来口人能够吃得好穿得体面,没有超能的技艺是做不到的,婆婆靠的就是一双勤劳的手。近几年我时常会想起很多往事,风风雨雨中朦朦胧胧可见公公婆婆的身影。

夜半时分,缝纫机上婆婆俯身劳作的背影,灯影婆娑公公捻麻绳的情形;菜园子里婆婆忙忙碌碌地摘着瓜菜,庭院中公公目送儿女们远行时落寞的神情。婆婆曾是多么的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啊,公公又是何等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啊,他们用辛勤的汗水融聚心灵的甘露滋养了儿女们,岁月耕耘了他们,给了他们累累果实,同时也枯竭了他们的身心与生命。

公公婆婆晚年的时候,儿女们大多都不在身边。病榻上,我都亲身心地侍奉过,也是真心实意地伺候的。婆婆满脸的沧桑,竹枝般的手指,枯柴一样的小腿,就是寒风之中的一树枯枝啊,每每端茶送水时,我的心都会战栗都会流泪更会滴血,人生的末尾就是这样吗?即使这样她那高贵的气质是不减的。在最后的日子,她留给我的是一个女人的骄傲!日历一页页地掀去了她的青春,掀去了她的生命,那些闪光的记忆却在我的生命中得以延续,做永久的雕刻。婆婆走了,几年以后公公也一病不起。曾经是那样的谈笑风声,是那样的平易近人。记得麻将桌上“赌场无父子”的气氛,其实公公既不和外人玩也从不赌钱。我还记得他给我们讲的笑话,说他和别人打赌,把鸡蛋扔到房后却摔不两半儿,谁也不信,结果他赢了,因为摔不两半儿,只能摔碎呀。还有一个笑话,他说要和几个人上山打兔子,让几个女人也一同去,那几个女人就说“我们不会打兔子去干什么?”他就说,“装兔子呗!”平时他老给我们讲这些笑话,反复地讲重复地讲,讲着笑着,笑着讲着……时光就这样悄悄地在他的生命中流走着,直到有一天他的身躯像一座山一样轰然倒地。无情的生命期限啊,我深情地诅咒你!

时常想起会时常落泪,那些刁蛮婆婆霸道公公的影像在我心里早已经烟消云散了,永存在我记忆中的是那许多依稀的笑声和那历历在目的可亲的笑影……久久地……久久地……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红旗文学网(www.hongqimeifa.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 冀ICP备2023006103号-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