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意绵绵 >> 内容

恋床癖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添加时间:2021-05-13 07:59:34    点击:176次

  核心提示: 时间:2012-05-11 08:52来源:未知 作者:胡羽衣 点击:次网友评论 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很久很久,一回到家,吃罢晚饭,快速洗漱完毕,她就会往床上爬。不逛街,不聚会,不打游戏,不玩电脑,因为她的床在等着她。 这是一片太美好的地方。是所有安心、洁净、温暖之所在。 但...
时间:2012-05-11 08:52来源:未知 作者:胡羽衣 点击:次    网友评论 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很久很久,一回到家,吃罢晚饭,快速洗漱完毕,她就会往床上爬。不逛街,不聚会,不打游戏,不玩电脑,因为她的床在等着她。 这是一片太美好的地方。是所有安心、洁净、温暖之所在。 但她从来不叠被。她把被子揉成一团

    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很久很久,一回到家,吃罢晚饭,快速洗漱完毕,她就会往床上爬。不逛街,不聚会,不打游戏,不玩电脑,因为她的床在等着她。
    这是一片太美好的地方。是所有安心、洁净、温暖之所在。
    但她从来不叠被。她把被子揉成一团,像小山似的高高一堆。有时候她会爬上山,让背顶着山尖尖,肚子凸起,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她能感觉到从山的最深处传递到她肌肤的微微颤动。或是转过身去,肚子抵着山头,脊背弓起,四肢轻轻划动,她能嗅到海底最深处的清甜。
    有时她会把被子窝成盆地状,枕头均匀垒在高地,她让臀部深陷在最低处,头脚枕着凸起,她一点也不觉得身体扭曲的难受,反而是身体在最舒展时传递的微微战栗的甜蜜让她感动得不知所措。
    大多数的时候她把被子拍成一个弧形,身子蜷出被子的弧度,想象这是爸爸宽厚的臂膀。两只手环住臂膀,脸紧紧贴着,传递的温热让她心里一波一波荡起春光明媚。
   
    上床太早常常睡不着,床头堆得高高的书她随便抽出一本,把灯调的不暗不亮。有时书里是开阔辽远,秋色尽染的山头一群孩子在呼喊奔跑,山谷饱满着孩子的大声笑闹,轻轻一掐,连指尖流淌的都是笑意。有时书里是人间悲欢,不管是凤冠霞帔,唐衣汉服,魂断民国,还是文化大革命三年自然灾害,书里的人一笑一叫,一哭一闹,她的眼泪就扑簌簌的流下来,她把头埋在被子里,让柔软的棉絮吸干泪水,吸走她的悲恸。有时她也不知道不相干的人怎能让她如此大动肝肠,反而是日头升起的身边,年复一年上演的起起落落,她总是浑浑噩噩,不知所谓。
    看到书上的字在光影下重重叠叠,句号逗号在眼前舞蹈,横平竖直鼓胀收缩。这时,她知道梦要来了。
    她把看到的书页折一角,或者来不及,就往书桌一推,关灯,来不及也就不关。
    身子像鱼一样的舒展,小小的人铺满整张双人床。先是脸朝下,隔着床单嗅一嗅床架经年散发的樟木味道,脸连同整个身子以床为支撑左右扭动,把一整天的桎梏、沉积都甩开,甩到窗外,甩到浓得沉重的夜色里。
    她觉得自己在飞,床承载着她,像轻盈的托手,把她举到云端,让她在薄暮里打滚,让她在黄昏中跳舞,让她在夜幕下歌唱。风拂她的面,把青草的香洒在她的发端,月光把她浸得水淋淋,擦不干落得一地的碎钻闪烁。
   
    这时候,她感到最快乐,因为梦浮上来了。
    有时是薄雾一样的轻梦。她在半梦半醒之间,梦里的人和事浮上来,而脑中的人和事尚没褪干净,记忆和梦境就在床上交错缠绕。有时记忆是钢筋水泥高楼大厦,而梦境里则有一条幽深湿润的青石板路直通到视线尽头;有时记忆是横眉冷对热讽讥笑,而梦境里却一色都是飘浮着的笑脸,风里的青丝如瀑荡漾,越隐越淡;有时记忆看不清的,却在梦里像新洗涤过般清晰鲜亮,触手可及。
    有时是浓得化不开的绮梦。色彩斑斓到她睁不开眼,她只能闻,闻到大红鲜艳的浓香,草绿青葱的淡香,粉紫瑰丽的迷香,海蓝浅淡的清香。或者是触,她的手轻轻抬起,在空中划着圈儿,她能触到微凉的气息,涌动着绝美的神采,还有些湿润的细小的潮,滋润她的掌心。
    有的梦就有些遗憾了,一闭眼,梦就把她一拉,拉入深深的梦底。匀停的呼吸,就这么静静的,睁开眼,便是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窗子的细缝,跳跃在她的眼皮上。她知道,这是梦走了,撒一些花瓣留给她念想。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红旗文学网(www.hongqimeifa.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 冀ICP备2023006103号-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