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意绵绵 >> 内容

归去来兮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添加时间:2021-05-13 07:59:31    点击:172次

  核心提示: 时间:2012-05-11 08:12来源:未知 作者:玉爱瑞会 点击:次网友评论 老家的爷爷去世了,是在昨天晚上。前两三天我们去看他的时候,精神还特别好,同去的几个人里,居然只认得我,清晰地喊出了我的名字,还一个劲儿地问我向学校请假了没有,而今天早上凌晨5点多钟,当我们在黑蒙蒙的天色中买好...
时间:2012-05-11 08:12来源:未知 作者:玉爱瑞会 点击:次    网友评论 老家的爷爷去世了,是在昨天晚上。前两三天我们去看他的时候,精神还特别好,同去的几个人里,居然只认得我,清晰地喊出了我的名字,还一个劲儿地问我向学校请假了没有,而今天早上凌晨5点多钟,当我们在黑蒙蒙的天色中买好白布、蜡烛等一些用品匆忙赶过去时

  老家的爷爷去世了,是在昨天晚上。前两三天我们去看他的时候,精神还特别好,同去的几个人里,居然只认得我,清晰地喊出了我的名字,还一个劲儿地问我向学校请假了没有,而今天早上凌晨5点多钟,当我们在黑蒙蒙的天色中买好白布、蜡烛等一些用品匆忙赶过去时,这位老人已经直挺挺地躺在堂屋的地上,身边儿女的哭喊声,再也听不见了。
  如果这个世界不再有温暖,离世是最好的选择。当你爱过的人,爱过你的人一个个在时光的河流中匆匆而去,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留恋。想必,在毫无痛苦中离世,对这位年迈的老人也是一种解脱吧。
  可是,在烛光中,他慈祥的面容,依旧在向我暖暖地笑着,一如往昔。
  想起了刚结婚的时候,过年拜年,他和奶奶早早地炸好了小果子,满满的一筐,摆在他们的炕头上,等着拜年的我们抢着吃,我知道,当我们一个个地一边抱怨着冬天村里的寒冷,一边夸耀着小果子的香脆时,对我们这些后辈们,两位老人所能做的,就是把小果子炸得更香更脆,来留住我们迈往老家那迟疑的脚步。
  我有了孩子后,孩子的百日照片被两位老人放大后挂在堂屋正中的相框里,每个进屋的人都能看到百岁的儿子那胖乎乎的百日照,也都能听到两位老人不厌其烦地炫耀他们的曾孙子。可是,孩子一回家,跟我以前一样,也抱怨着天气冷,小小的低矮的北屋圈不住他向往自由的野心,他更喜欢的是去村里的小卖部买刀买枪,于是,一回家,爷爷就掏出舍不得花的零钱,颤颤巍巍地拉着儿子的小手去小卖部。就连前几天,我们回老家的时候,当姑姑问爷爷还有谁没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念叨着:“南南还没来,我好了得去城里看看孩子,南南有出息了,考上了大学。”想到了这儿,我的眼泪又来了。
  下午收拾爷爷旧衣物的时候,婆婆和姑姑们推辞着,谁也不肯去,我以为她们是害怕,但我不怕,这个慈祥的老人生前就对我只有爱,我难道还会怕他吗?于是,我自告奋勇地一个人去了西屋。衣服就两件,一件棉袄,一件棉裤,棉袄又宽又大,真不知道瘦小的爷爷穿着合身不合身,在他生前,我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翻到棉袄的时候,兜里硬硬的,掏出来一看,是叠在一块儿的一团钱,薄薄的一小团,只看到外面的一张是10元的,一张张展开数了数,23.5元,这是这位老人最后的积蓄。想到自己兜里的钱,从来都是几百元甚至几千元放在一块儿,从来不觉得多过,而现在,拿着这位离世的老人仅存的全部财产,我的手却异样地沉重,想到平时过年过节给爷爷50元钱,或者买些蛋糕牛奶之类的,就觉得自己多孝顺似的。人啊,如果对待老人能像对待自己的一半也就行了。
  泪光中,我似乎还能看到,在村头日日张望,等着儿孙们回去的那个慈祥的身影;在老家的炕头,还有那满满一筐的小果子等待我们去享用。如果真的还有,我一定会调整自己迈向老家的脚步,不再迟疑,再不迟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红旗文学网(www.hongqimeifa.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 冀ICP备2023006103号-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