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意绵绵 >> 内容

听说爱情回来过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添加时间:2021-05-08 08:09:41    点击:84次

  核心提示: 时间:2011-09-02 07: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网友评论 二月的天气还是很冷,凌晨二点,我独自走在北京的街道。迎面开来的白色桑塔纳将我推入过去沉重的回忆。 两年前,我高中的时候,机缘巧合的因为参加好友任静的生日,而认识了任静的哥哥,大我五岁的任浩。初次见面,我就被...
时间:2011-09-02 07: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网友评论 二月的天气还是很冷,凌晨二点,我独自走在北京的街道。迎面开来的白色桑塔纳将我推入过去沉重的回忆。 两年前,我高中的时候,机缘巧合的因为参加好友任静的生日,而认识了任静的哥哥,大我五岁的任浩。初次见面,我就被他的帅气与幽默吸引,高中正是爱情懵

    二月的天气还是很冷,凌晨二点,我独自走在北京的街道。迎面开来的白色桑塔纳将我推入过去沉重的回忆。
  两年前,我高中的时候,机缘巧合的因为参加好友任静的生日,而认识了任静的哥哥,大我五岁的任浩。初次见面,我就被他的帅气与幽默吸引,高中正是爱情懵懂的年纪,相对于同龄人的爱恋,我更倾向于任浩的成熟与带给我的安全感。从那次见面之后,他就时不时的为我买一些小饰品,或者带我去每一个浪漫的地方,终于,我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仿佛一辈子就像现在这样能一直在一起这么短暂。
  高考完之后,我一直借口在哈尔滨打工,所有没有回家。直到,一个震惊的消息,我怀孕了,任浩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我却没有那么兴奋。爸爸妈妈还不知道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况且现在连宝宝都有了。那年任浩二十六岁,而我,只有二十一岁。他的年纪不小了,父母也催他结婚了,他高兴的拉着我想要去见父母。可是我的学业还没有完成,何况我现在是个学生,没有生活来源,任浩家庭也不富裕,我们在一起一直都租房子,拿什么去结婚养宝宝呢?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我告知了好友任静,想让她一起劝劝她哥哥。
  那天,任浩的家里来电话,他妈妈病了。任浩急忙的赶回家,奇怪的是,他第二天便回来了。只是他的态度大为改观,他同意我去做流产,只是,做完之后要回家去,好好休息,他不想因此给我带来伤害,我并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是关心我的身体,也或者是任静对他的劝解起了作用。失去孩子的悲伤让我没有看清事情的真相,那时候我就该发现的,任静与任浩,从老家回来之后,似乎都不对劲,好像在隐瞒什么。
  回家以后,任浩的电话经常关机,或者没有人接听,我打给任静,她只推说哥哥在工作,忙。这一个月是怎么过来的我并不想仔细计算,每天都是担心,担心他饿不饿,冷了会不会添衣服,终于,抵不过爱情的思念。我急忙以考察学校为借口,回到了哈尔滨。
  我站在任浩租的房子外,兴奋的心情不可言喻,我还天真的以为他看到我一定会很快乐。因为他曾经疼爱的宝宝回来了。对,是曾经。
  一辆白色桑塔纳停在楼前,从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女人,大概一米六的个子,一身白色的衣服,微胖,短发,并不漂亮。可是从主驾驶座上下来的男人却让我震惊了,那是他,是我日日夜夜思念的任浩。依旧那么帅气,他小心的搀扶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用手摸着隆起的小腹,亲密的就像一家人。我本以为是我的猜测,可是任浩的话却让我彻底清醒。
  “小心,别摔着了我的小宝贝,也不能摔着我的大宝贝。”
  我楞在原地,我才离开一个月,怎么事情就会变成这样呢?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任浩看到我,明显的震惊,他该是没有想到我会如此早的回来。接着,他仍旧搀扶着他的妻子,从我眼前走过,他不曾对我过一个字。可是,却已然是路人。
  是谁说过,想流泪的时候就抬头仰望天空,那宽广的天际会告诉你,没有什么值得去执着。
  我不在读大学了。父母的反对无济于事,我毅然来到了北京,这个人才云集的地方。
  由于没有高的学历,我在一家不夜城的酒吧里,当着吧台。每天晚上九点,别人都回家准备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却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化妆,做发型,然后上班。我的生活就是这样,晚上才是我开始活动的时间,每天凌晨两点,我都会走在公路上,任凭微风吹拂。
  那个不夜城叫做芭比伦,有酒吧,有迪厅,有KTV,有台球厅,有饭店,有卖东西的地方。其中生意最红的便是那个迪厅,里面的公主少爷很多,个个帅气,美丽。或许处于这样的环境,让我开始不再信任爱情。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说爱你,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忘记你。
  回到家,脑子里仍然有那个男人模糊的身影,我打开电脑,听着他曾无数遍唱给我的那首《一定要爱你》,然后难过的穿山越海。
  我照常来到酒吧,我有一个搭档,她叫董宁,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听着跟芭比伦这个名字极为搭配的DJ音乐。迪厅的经理走过来,他似乎心情不错,对我打着招呼。
  “白小贝,你听说了吗?我们迪厅新来了一个少爷,跟你名字很像呢,他叫贝洛,改天介绍给你认识哦,那可是我们的台柱啊。”
  “好啊。”
  不冷不热的对话,贝洛,既然是台柱,一定是有很长时间的经验了。呵呵,无论公主还是少爷,都是吃青春饭的,他们也许没有想过未来。唉,想那么多干嘛,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
  酒吧也有几个经常来个客人,几乎都会来捧场,有人送钱,我们自然乐意。
  “小贝,今天我生日,你可要多喝几杯哦,我每天都给你捧场,因为在这个不夜城,就你这个女孩几乎不跟任何男人乱来,出淤泥而不染,佩服啊。”
  “好啊,生日快乐哦,来,干了。”
  除了青岛纯生,我几乎不喝任何啤酒,他说的没错,也许被爱情伤过,也许不想浪费感情,我是真的不与任何男人乱来。
  我的酒量并不是很好,喝了不到十瓶,我已经有醉意了。
  “宁宁,帮我请假,我走了”
  我摇摇晃晃的走出芭比伦,刺骨的寒风袭来,眼前隐隐约约的又出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他还是当初一样的疼我,拉着我的手去散步。可是那就如梦一般不再真实。
  “啊!”
  我的泪水倾泻而下,在每个寂寞的夜里,他总是会出现,摆不脱,忘不掉。
  从我跑出不夜城之后,拐角处的一个男生追着跑了出来。宁宁不解的看着。
  酒醉之后,最惬意的事情就是美美的睡觉了,可是昨夜喝醉之后,我从芭比伦出来,之后是回家了吗?好像有个人带我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恩,陌生的地方。我惊恐的睁开眼睛,不得了了,昨天喝多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躺在一个大床上,黑白相间的条纹被子,家里也多是黑色与白色,我正在打量这是哪里的时候,从厨房出来一个人。
  “你醒了啊,我煮粥了,过来喝点吧。”
  黑色的头发,黑色的运动衣,美丽的眼睛与下巴,似乎比我这个女人还漂亮。
  “看够了没?小傻子,快过来吃饭。”
  “呃,你是谁啊?这是你家吗?我认识你吗?”
  看他不像坏人,而且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完好无损,他应该值得相信。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呢,白小贝,二十三岁,酒吧的吧台,来芭比伦将近两年了,对不对?”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的一切他怎么这么清楚呢。
  “你调查我,你是谁?”
  “来,一边喝粥我一边告诉你。”
  厨艺还真不错啊,这碗皮蛋瘦肉粥煮的相当好吃呢,昨天光是喝酒了,还真饿了。
  “慢点吃,我叫贝洛。”
  我抬头惊讶的看向他,他竟然就是芭比伦迪厅里的台柱,刚来不到一个月的贝洛。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眼光,贝洛的脸上开始显现出悲伤。
  “你都知道了?”
  不忍看到他的悲伤,我笑起来。
  “我知道你是个大帅哥,帅哥,厨艺真不错哦。”
  他呵呵的笑了起来,用手抓着头发,这样的他还真不像经理说的那样,像一个大男孩。可我跟他都明知,我们都不在单纯。
  我在想,他为什么会碰巧知道我那么多资料,为什么会碰巧的从迪厅出来就看到酒醉的我然后把我带回了家。
  “走了,上班去。”
  我们一前一后的进了不夜城,从卖饰品的女孩,到饭店的服务员,到迪厅的服务生,最后到董宁,无一不睁大眼睛看着一起来的说说笑笑的两个人。我知道,他是整个芭比伦的焦点,而我,却是出了名的淡漠,如今一起出现,势必会成为一大热点。
  “小贝,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贝洛?昨天你出了芭比伦之后他就跟着跑出去了,你昨天去哪里了?啊!你昨天不会在他家吧,跟他在一起?”
  董宁是我的朋友,一个很八卦的朋友。
  “首先呢,之前我不认识,我不知道昨天怎么被他抬回了家,我告诉你哦,他做饭还真好吃。”
  “你说他……他会做饭?”
  我笑着点点头。
  果然,这个消息,不出一夜,传遍了整个芭比伦,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在问我们的关系,解释他们也不信。索性,我只是淡然的笑,不做任何回答,贝洛也是一样,淡然的笑,这样更加让别人认为我们关系不纯。随便吧,可我与贝洛都清清楚楚的知道,我们不可能,碍于他的身份。
  “小丫头,今天没喝酒啊?”
  “才没有,你回家要做饭吗?你做饭还真是好吃哦。”
  “想吃什么,下班我做给你。”
  之后的每一天,凌晨下班之后,我都会去他家,由他做饭给我吃,然后送我回家。日子很是惬意,当我们一起离开的时候,没有人再觉得奇怪。
  白天不懂夜的黑,我颠倒黑白。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生活。
  “小贝,你快去看看吧,贝洛跟一个服务生打起来了。”
  我扔掉手里的杯子,快速跑了过去,怎么说他也给我做了一个月的饭了。我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看到的场景就是:服务生倒在地上,贝洛手里拿着椅子在砸他,我拉住冲动的贝洛,接着他倒了下去。
  “经理,快开车,送他去医院。”
  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罩,还有淡淡的药味。昏迷了两天的贝洛终于睁开眼睛。
  “你醒了?你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打架呢,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心脏……”
  我赶紧捂住嘴巴,贝洛却丝毫不介意,
  “你都知道了啊?我母亲就是心脏病死的,当初我去当少爷,也是为了给他治病,可是却没有挽救回她的生命,当我知道我也是遗传性心脏病的时候,我就不再挣扎了。”
  原来他真的是迫不得已才会去当少爷,可是为什么看到他倒下我会那样心疼。那种疼痛的感觉,应该随着时间的流逝,跟随着任浩离去才对。
  “没事,我们回去吧,我不喜欢医院。”
  在贝洛的家里,我照顾了他整整一个星期,直到他逐渐好转。
  芭比伦,
  “小贝,听说那个服务生骂你是狐狸精,专勾引有钱人,贝洛才会跟他动手的。”
  狐狸精,我还真得感谢他这个美称。
  “管他呢,过几天我生日了,你可得送我个大礼,好了,下班了,我去给那个大少爷做饭。”
  “小贝,你们……”
  “我们只是朋友。”
  贝洛安静的等着我的到来,赖在床上等着吃我做的饭,从第一次的难以下咽,到现在已经适应了很多。
  “明天我们一起去吧,经理给我打电话了。”
  “哦,好。”
  贝洛喜欢打开音乐盒听《天空之城》,他说那是一个人独自舞蹈的悲伤,我们一起坐在大椅子上捧着音乐盒,然后悲伤的一塌糊涂。让人想起了荆棘鸟,它从不歌唱,却在长大之后,去寻找最锋利的荆棘,然后将刺扎进自己的身体,用最后的生命完成那绝美的歌曲。
  是夜,
  “小贝,有人找。”
  我跑了过去,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我有一丝的不安,
  “我是白小贝。”
  他转过身,是他,真的是那个我日思夜想的男人,任浩。我的浓妆掩饰不了我的慌乱,我转身想要离开,他却拉着我,不给我逃避的机会。
  “贝贝,我是任浩,对不起,我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你在这里,对不起,那次回家之后,父母要求我必须与那个女人结婚,我没有选择啊。”
  他真的还是忍心欺骗我,我盯着那双曾经用深情的目光看着我如今却谎言不断的男人。
  “孩子呢?”
  “对不起,那次你刚高考完回家的时候,同学聚会我喝多了,我……对不起,我真的是爱你的。”
  我甩掉他的手,原来我们的爱情早已经变质了,已经不再单纯了,是我还傻傻的守护。
  “贝贝,你听我说啊……”

时间:2011-09-02 07: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网友评论 我快步跑到了离我家很近的一个小酒吧,里面的音乐放肆的嘲笑着青春,我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独自喝着红酒,这时,一个身影走到我身边,是贝洛,他什么都没问,安静的搂着我的腰,用他的所有温暖支撑着我。我想,如

  我快步跑到了离我家很近的一个小酒吧,里面的音乐放肆的嘲笑着青春,我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独自喝着红酒,这时,一个身影走到我身边,是贝洛,他什么都没问,安静的搂着我的腰,用他的所有温暖支撑着我。我想,如果当初得知他的病时,也有人这样支撑着他,他就不会如现在一样悲伤。
  容不得我多想,任浩追了进来,在那个小角落里看到了我,他一脸难过与后悔。我看出了他的一身名牌西服,还有手里的车钥匙,不可否认的,这已经不是当初的任浩了。与那个女人的结婚,给他带来了财富,与地位。
  “贝贝,你原谅我,我会好好补偿你,我是真心爱你的。”
  我依旧喝着昂贵的红酒,对他,就若当初他看我那眼神一样,形同路人。而身旁的贝洛,他只是静静的牵着我,十指紧扣。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我听不清任浩在继续说着什么,我也不去关心,周围的女生投来羡慕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浓妆,妖娆的女人,她的年龄并不大,还有她周围的两个男人,一个一身西服,这套衣服在千元之上,还有他手中的车钥匙,是个绝对的有钱人。还有另一个,一头黑发,一身名牌运动衣,慵懒闲散的靠在她身边,没有丝毫的退让。一个成熟,有男人味,一个帅气,绝对够魅力。
  所有人无不羡慕的看着这个女人,而面对所有人的羡慕,小贝只是无奈的笑,她们可曾知道,这两个都是她最爱的男人,可是,谁知道她的苦衷。
  他们,一个是有妇之夫。
  而,另一个,是“芭比伦”有名的头牌少爷。
  无论选择哪一个,都是一段伤害。
  芭比伦里,董宁一个人抱着一个大蛋糕坐在吧台里。
  “臭小贝,说好送你礼物的,怎么就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呢,贝洛也走了,你们应该在一起吧,小贝,你要幸福!”
  而另一端,任浩仍然继续着他的事业与家庭,当他选择娶另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应该清楚,他将失去他最爱的小贝。
  “小贝,我老家好不好啊?”
  “好啊,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好。”
  贝洛与白小贝十指紧扣,最终他们还是远离了那个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地方,小贝知道,此时,贝洛比任浩更需要她。
  虽是奢望,却仍渴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文/红粉蓝颜 编者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是奢望,当每个人的心底,依旧留存有一份浓浓的渴望。听说爱情回来过,只是,还会选择原先那一份,还是坚守现在这一份?或许,心底的答案呼之欲出——一个人的真心,总是要单纯的守护着。文章的感情充沛,语言风格简洁明朗,具有独特的魅力,问好,欣赏!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红旗文学网(www.hongqimeifa.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 冀ICP备2023006103号-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