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深为谁 >> 内容

轻拢慢捻:淡淡的墨迹,抒写淡淡的生活

作者:冬月    来源:红袖添香    添加时间:2022-10-05 22:00:05    点击:136次

  核心提示:临近国庆,出游的心更加强烈。只是数家人的出行往往比孤单只影来得艰难。这夜,数家代表齐聚东伯伯家共商国策,话题一出,问题就凸现了。先是东伯伯,国庆的最后两天必须上班。然后是兰大姨,3日有亲眷的酒宴,拉不下脸面不吃。这样一来,能转悠的时间就剩三天了,我郁闷死了,三天能玩什么?走马观花的观光游?晕,我才不...
   临近国庆,出游的心更加强烈。只是数家人的出行往往比孤单只影来得艰难。这夜,数家代表齐聚东伯伯家共商国策,话题一出,问题就凸现了。先是东伯伯,国庆的最后两天必须上班。然后是兰大姨,3日有亲眷的酒宴,拉不下脸面不吃。这样一来,能转悠的时间就剩三天了,我郁闷死了,三天能玩什么?走马观花的观光游?晕,我才不要这样累死折腾死的出游。商量了一会,基本定下三条线路:一线百色天坑,红色之旅;二线贺州,秀丽姑婆山与温泉之旅;三线最近,靖西——素有“小桂林”之称。这三线,走哪条都适宜的,但有人嫌路远了,也有人嫌路不好走了。
  得,都不如意,去还是不去?
  
  早知如此,我奔瘪三冰冰的华东而去,也落个痛快淋漓。唉,这就是自驾游的难?
  其实不然,我觉得是年龄与心态的问题。那么多年,一直想融入他们,但她们的嗜好与我的相距太远。我无法承受日复一日的麻将纸牌的玩乐,也不习惯单纯吃吃喝喝的畅快淋漓。很多时候,我选择躲在家这个温热的窝里,自娱自乐。
  明白那句经典的话,嫁人不是嫁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乃至他所有的亲戚朋友。这点,当年的我肯定不够审慎。有些落寞,也不知被拒绝后的默转向了天南海角的哪个方向?
  
  日子浅淡,悲喜与我无关。
  
  晨起的时候“凯萨娜”还踟蹰着,不愿离去。我微微睁眼看这世界,世界毫发无损。欲换衣时,还是感觉丝丝的不同——臂间竟有淡淡的凉意,秋,真的来了吗?
  走在细微的阳光下,清风扑面,凉风习习。进校门,那恣意而来的风狂掀我的裙裾,弄乱我的长发。几乎下意识地,一手抚发,一手紧捂乱翻的裙裾。嘿,风儿,别让我大泄春光,不想成千古笑谈!
  
  这个学期,很少很少的课程。在忙碌了一个月后,一切渐上正轨。开学初那些无由的紧张与慌乱在日复一日的光阴中消淡,回复原有的平静状态。
  心儿不再浮躁,连同话语也绵软柔和起来。藉着空闲时光,赶紧补每月的班主任功课——两份班会主题教案,两份班会记录,两份家庭走访记录。这些形式的东西是我最生厌的,但现实中,我不得不为它们折腰。
  
  上交了材料,满心欢喜的往楼上走。一相向而来的同事一眼瞥见我手中的学生校徽,便笑:又重操旧业了啊!可不是,重操旧业!多年来,学校里已形成一种习俗——大凡评聘了高级的老师,第一桩大事就是卸去班主任之职,而我这个傻瓜,偏偏挑了它。
  同事之趣笑,不是不能领会,可既然选择,我也无怨无悔。每每和他们一起,我觉得很快乐。
  昨天的主题班会,他们自编自导了一出节目。当铃声响起,我走近教室,一男一女主持人正做着最后的准备——开启多媒体,试音。而另一班长正用稚嫩的笔墨在黑板上书写“祖国祖国我爱你”的字样。看着他们,由心喜欢。这些小可爱,貌似娇嫩却又出人意料的老到。
  没有人会笑到最后,但我喜欢这笑的过程。
  
  下午的科组活动突然改为观看影片——《女检察官》。被圈定观看的同事都不理解,一部政治性不算太强的影片为什么强迫非党员观看?想象那多年不涉足的影院,是否尘垢满满?唉,生活就这样,十分的不情愿也不得不遵从。故意站影院外,等候书记的姗姗来迟。一会,书记来了,脸上有汗滴,也有些许的歉意。他道:怎么不进去?我们朗声回,书记不来,我们怎敢进去?
  尾随其后,步入幽暗的影院。早有计谋,于是瞅书记往左的方向,我们便故意滞留在后,往右。然后瞅准机会,开溜。
  出了影院大门,有人竟叹:才看这么一小会,白浪费了我一元的停车费。我笑得不打紧:算什么呀,我可是打的来的!
  
  时间尚早,却没有逛街的心思。困惑是不是年龄大了,连女人最大的嗜好也遗弃?来不及多想,同事朋友的车把我们捎回了小区,正要上楼,突想起家里的蔬菜没了,于是折身回杂物间,推出我那辆极其袖珍的自行车,骑往菜市的方向。
  啊,清风徐徐,凉风习习。这褪去了夏日酷热的秋,是我心仪的。神往间,一眼瞥见路边的水果摊,呀,有我最爱的柿子。这柿子,是鲜货。青绿中略带金黄的皮,裹着硬硬的果肉。一咬下去,生脆。挑得好,清甜可口。只是,自己也不是很在行,一个劲儿问,涩吗?小贩自然不会说自己的东西不好,一再保证:放心,不涩,不信你试试!
  吐,街边的东西哪能乱试,反正也就一块几毛钱的东西,甭管了,谁让自己喜欢呢。一气称了三斤,可以吃上三两天。只是医生看见,肯定又瞪圆了目。不过,我不担心,我的眼也不是方的。
  
  菜市,正是一天中比较清淡的时候。直接找熟悉的小贩购买,少了讨价还价那一道序。刚接过我的大票子,又来了新顾客。这妇人一下犹豫,是先兑换我的票子还是先接待新客?我笑笑宽慰:我不急,你先称她的吧。
  不急,一语道破自己的情态。年过四十,要的就是这样不急不慢。生活如水,波澜不兴。但即便没有亮色,平静也是一种富足。


  • 上一篇:中秋悲情
  • 下一篇:一生面对,长相随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红旗文学网(www.hongqimeifa.com)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备案号: 冀ICP备2023006103号-2号